站点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翻译教指委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找回密码]    
文章搜索:
翻译快讯
会员单位浏览排行
当前位置: 站点首页>>会员单位>>正文
会员单位
北外高翻毕业生就业情况调查及关于翻译教育的一些思考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14日 16:44   信息来源:

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教授 李长栓

北京体育大学国际体育组织学院(外语系)教师 陈泽韬

摘要】:本文通过对北外高翻学院毕业生的就业情况调查,肯定了北外高翻口笔译并重的教学理念和注重专业知识学习的做法。在此基础上,提出从中学到博士层次开展翻译通识教育和/或专业教育的设想,并提出各阶段的教学重点。

关键词:北外高翻学院;就业;翻译教育;专业知识

正文:

2017年暑假,在周蕴仪的倡议下,笔者通过问卷,匿名调查了北外高翻校友的就业情况。调查的目的,是了解学生毕业后应用口笔译的情况和专业知识在择业中的作用,从而检验高翻学院多年来坚持的教学理念和方法是否正确。

北外高翻学院(原名联合国译员训练班)成立于1979年,近40年来,为联合国、国家部委和企事业单位等培养了1400余名高级翻译人才。高翻学院的特色是三个并重:口笔译并重、知识和技能并重、教书和育人并重。

高翻学院学制2年,口笔译并重。译训班时代,学生第一年既学口译,也学笔译,第二年则分为口译和笔译班;1994年改名高翻学院以后,继续沿用译训班的分流模式。2001年以后,为了照顾学生意愿,第二年不再分流,而是全部学习口译,不再开设笔译课,但研一的笔译要求提高,尤其是自2005年笔者承担笔译教学以来。从2007年开始以MTI的名义招生,名为口译方向,但教学安排不变。

在专业知识方面,译训班时代因为就业方向明确(即到联合国从事同传和文件翻译),学院开设联合国概况、国际政治、国际经济等与联合国关系密切的课程。而高翻学院时代,每个学生的就业方向不确定,所以除了语言学、国际政治、经贸等研究生公选课之外,院内还要求学生大量阅读常见领域的英文原著,包括政治、经济、金融、财会、科技、法律、艺术等各个方面,以扩大学生的知识面;2012年以后,此项要求成为强制要求,分数计入笔译课成绩。在高压之下,有的学生一年下来能读三四十本书(有的书为部分选读)。

我们还通过笔译练习让学生积累专业知识。高翻学院只有英汉双向两门笔译相关课程,均开设研一两个学期。我们没有开设专业方向的笔译课,但笔译课包含不同专业模块。英汉双向都是两周一次作业,每次以汉字计算大概1000字。量虽不大,但都涉及专业知识。没有纯粹的翻译技巧训练。学生必须充分调查研究,了解相关学科知识和背景,才能动笔翻译。鉴于学生需要了解的专业无穷无尽,我们重点培养学生的调查研究能力,使学生学会短时间掌握任何领域所需的专业知识。

我们之所以重视笔译,重视知识,是基于这样的判断:一、口笔译不分家,用人单位很少只要求做口译或笔译;二、笔译是口译的基础。如果笔译写不明白,则不要指望口译能说明白;三、笔译是就业的敲门砖,做不好笔译,求职考试第一关都难以通过;四、离开专业知识,翻译技巧无从发挥作用。

经过多年实践,我们希望通过数据检验以上判断是否正确,同时了解毕业生的整体就业状况,于是利用“问卷星”对毕业生作了匿名调查。调查问卷链接通过微信发送至历届高翻校友群,接收者在网上填写完成,结果由问卷星自动统计。调查结果说明如下:

接受问卷调查的基本情况

本次问卷调查的送达数量不详,但共收到有效答卷378份,其中男性占16%,女性占84%,符合多年来的学生性别比例失衡状态。受访者70%毕业于2011年以后,30%为此前毕业。近年来毕业人数较多,比例较大,符合预期。具体如下:

在378人中,京内就业者266人,约占70%;京外就业者112人,约占30%。京外就业者集中在上海(22.32%)、深圳(15.18%),包括境外(6.25%),以及杭州、成都、南京、天津、武汉等大城市。

首个就业单位性质

在2000年前后小规模培养(15-30人)的时代,就业的大致分布是:三分之一到部委,三分之一到高校,三分之一到大型国企或跨国公司。此后,伴随着不断扩招(从30人增加到45人、60人、75人,到2011达到120人)和就业环境的变化,毕业生到高校任教越来越困难。目前,到部委和事业单位就业的,合计占35%。进入高校的(任教或从事外事工作),将近15%。到企业的,将近40%,其中国企25%,私企和外企,14%。过去毕业生不愿意到私企,现在到私企的比例在提高,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对翻译要求高,待遇好,工作性质单一,对学生越来越有吸引力。

毕业生的行业分布

毕业生分布比较集中的部门或行业是:党政机关、社会团体、事业单位;教育文化传媒;金融行业。三项合计74.08%。值得一提的是,每年都有20%左右的毕业生进入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

人数较少的行业包括:能源环保,4.76%;交通通讯物流,3.97%;设计建筑,2.38%;卫生体育社会事业,1.06%。还有13.76%的毕业生分布在其它行业,包括自由职业。

求职测试

调查发现,三分之二的单位测试笔译和交替传译。考虑到有三分之一的毕业生并不从事翻译工作,可以推测,凡是工作岗位与翻译相关的,都要进行笔译和交传测试。视译和同传测试所占比例要低得多。可见,用人单位最大的需求还是笔译和交替传译。同时也可以看出,用人单位并不因申请人所填报专业方向为“会议口译”或“同声传译”而不考查笔译。对于用人单位而言,翻译岗意味着求职人员要做各种形式的翻译。因此,即使专业方向为口译,也要把笔译学好(反之亦然)。否则面试都可能无法入围。

专业知识考查

调查发现,大多数(87%)用人单位会通过行政职业能力测验(简称“行测”)等形式考查相关专业知识,其中55.8%的单位会大量考查和适度考查。行测是公务 员 考 试的必考科目,是一个综合测试,题目涉及时政热点、逻辑推理、数学运算、专业知识、申论写作等。除了公务员,很多单位在初试的时候也设行测,具体题目因单位而异。比如,某些银考查时政热点、数学推理、银行常识、财会计算等,包括选择题和数学计算题,还有申论写作。

面对内容庞杂的知识测试,应聘者需要突击补充相关知识。在各校应聘者都突击学习的情况下,如果平时有积累,自然会在考试中凸显优势。高翻学院的强制阅读制度,扩大了学生的知识面,相信对于应聘考试会起到作用。尤其是银行财会等令文科生望而却步的专业知识,可能会在相关行业的招录考试中,起到决定作用。一些校友的反馈,也证实了这一点。另外,通过阅读还可以发现兴趣。多数同学入学前对经济财会法律一无所知,但通过强制阅读,一些同学产生了兴趣,有的同学甚至通过进一步自学,通过了注册会计师或律师资格考试。

第一份工作与翻译的关系口笔译比重

一些同学到北外高翻学习,是抱着学同传、挣大钱的目的。但实际上毕业后纯粹从事口译工作的并不多,仅占4.23%,其中包括自由职业者。专门从事翻译工作的251人,占三分之二(66.4%),其中口笔译各半的占28.04个百分点,笔译为主的占11.64个百分点,口译为主的占19.58个百分点,纯笔译的占2.91个百分点。可见,即使毕业后从事翻译工作,绝大多数也需要口笔译兼顾,纯粹做口译的比例很低。

调查发现,工作内容“跟翻译无关或关系不大”的127人,占三分之一(33.6%)。但仔细梳理这些人的解释,发现56人的工作中还是兼有翻译,有的还占相当大的比例。比如,有的回答:“不到一半的时间在做翻译”,“机关外事杂务与口笔译各半”,“前期口笔译各一半,后期基本不做翻译”,“口笔译只占30-40%,主要工作是写材料”,“翻译占工作30%左右,其余70%为行政工作”,“口译30%,同业业务70%”。甚至有人在学校教翻译,也把工作归为“与翻译无关”!看来是本题的问卷设计存在不足。大家对“关系不大”有不同理解。其他回答包括:“对外合作,部分涉及口笔译”,“联络为主,翻译也有但不是业务重心”,“行政工作兼少量会见交传”,“在业务部门做业务,并兼做集团领导口译”,“以英语日常交流为主,偶尔需口笔译”,“主要负责国际谈判,少量口笔译”,等等。

如果把这56人也归为“从事翻译或翻译相关工作”,则总人数为307人,占比81%。其余的61人中有27人从事英语教学,其他的从事海外业务、行政管理、金融法律等业务或在纯英语环境工作。可以说,即使不从事翻译工作,也是与外语有关的工作。

工作是否理想

毕业后是否从事翻译工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从调查结果来看,对第一份工作表示满意的,约64%,不满意的,约17%,无法判断的,约20%。无法判断可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的结果。如果把无法判断视为相对满意,那么绝大多数同学(83%)都找到了满意或比较满意的工作。

当问及是否更换过工作时,将近70%的人没有换过工作。换过一次的,19%,换过两次的,7%。可见,大多数人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

在问及未更换工作的原因时,54%的人选择“很满意目前的工作”,35%的人考虑过更换,但没有找到更好的工作。说明还比较满意当前的工作。

更换工作后,与翻译有关的,占83%。

关于为什么更换工作后与翻译无关,50%的人回答原因是找到新的兴趣,28%的人认为翻译出路太窄。

课程的有用性

高翻的课程实践性很强,主要包括英汉双向的笔译、交传、视译、同传、翻译理论,加上学校选修课,近年来还增加了课外阅读。调查发现,89%的人认为高翻的课程对自己的就业帮助很大。认为帮助一般的,占8%。合计97%的人认为高翻的课程有帮助。

调查发现,即使翻译中不用翻译或者很少用翻译,毕业生也认为翻译课程有用。对“体现在哪里”的开放性阐述,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语言、知识、能力。

语言方面主要体现在

s “英语水平提升”

s “整体英语能力、公共场合发言能力”

s “英语功底进一步扎实”

s “在对语言的理解加深”

s “语言能力显著提高”

s “对待中英文有专业精神”。

s “高翻两年一直都在努力提高语言修养,到了工作单位语言能力很突出,对从事英语教学工作帮助极大”

知识方面主要体现在

s “各方面知识均有了解”

s “背景知识积累丰富”

s “经济学和工商管理知识”

s “课上学到的背景知识对面试有帮助”

s “开拓眼界、丰富知识储备”

s “课上学到的背景知识对面试有帮助”

s “培养了行为思维习惯,各科涉及的专题广泛,工作中碰到的很多问题都可以落入当时学习搭建的框架里去”

s “在高翻接触到不同领域的知识,养成了阅读和关注时事的习惯,在课堂上能够为学生补充一些相关背景知识,学生对课堂学习更感兴趣”

能力方面,除了体现在“翻译能力突出,符合用人单位的招聘硬性要求”外,通过翻译学习获得的其他能力,对毕业生的工作也很有帮助。主要体现在:

s “主要是职业精神的培训”

s “严谨态度”

s “眼界、方法、态度、技能”

s “思维能力”

s “查证的思想”

s “笔译中养成的调查研究能力”

s “批判性思维贯穿于学术研究”

s “调查研究能力、抗压能力、多任务处理能力”

s “调查研究的功底、文本格式的要求等细节上的要求在工作中都非常实用”

s “快速学习知识的能力帮助我拓宽职业路径”

s “研一笔译课程锻炼的调查研究、阅读总结的能力对工作中写研究报告有所帮助。当时要是更认真完成作业现在工作应该能做得更好”

令人欣慰的是,有同学回答:“由于高翻以往毕业生打下良好声誉,单位领导优先(只想要)录取北外高翻毕业生”,“用人单位指定招聘高翻学生”。

在问及哪门课帮助最大时,近60%的人认为汉英笔译课帮助最大,其次是交传课(52%)和阅读。阅读的勾选率是33.6%,看起来较低,是因为早年毕业的学生当中没有推行强制阅读制度。在推行强制阅读的4届毕业生中,填写问卷的总人数为156人,其中63人认为阅读课的帮助最大,为40.38%。最新一届(2017年)毕业生中,填写问卷的总人数为59人,其中32人认为该项要求帮助最大,占54.24%。工作坊帮助最低,是因为这并非一门课,而是个别年份有一些翻译项目让学生完成,老师投入的并不多。

这个结果并不奇怪。一是因为现实中毕业生从事笔译和交传工作的比例更高,这些课当然被认为更有用。但这不能解释英汉笔译勾选较少的现象。英汉笔译勾选较少,原因是汉英和英汉笔译的教学模式和重点不同。汉英的实践性更强,以非文学为主,涉及各个专题,强调批判性思维、调查研究,要求学生以注释形式写出调查研究的过程,还有严格的格式要求,稍有不慎,作业就可能得零分;而英汉笔译较多使用文学作品做练习,偏重翻译理论的系统介绍,也没有汉英笔译那样的注释要求和格式要求(现在两门课已经统一为汉英的要求),因此,历届学生在两门课当中的体验不同。

关于笔译课对口译的帮助,问卷中没有涉及,但笔译促进口译是显而易见的。学生在校期间写的期末总结也经常提到这一点。比如:

李老师在课上反复强调“笔译是口译的基础”。我赞同这一观点。笔译练习一则能够帮助我们扩充背景知识,有效减轻口译时的压力。二则能够提升我们的语言质量,使得我们产出的译文能够更加简洁、凝练。对于这两点,我深有体会。每次口译课上的练习涉及到一些专业性较强的知识时,笔译作业过程中查到的背景知识都为我理解语篇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此外,对翻译作业的反复修改使我学会了如何用更加简洁的方式组织语言、搭建句子,大大缩短了交传所需时间。我想这对于同声传译也将大有帮助。

(2014级俞路青)

结论和建议

通过这次调查,证实了高翻学院口笔译并重的教学理念和教学安排是可取的。一是因为学生求职中需要,二是因为工作中需要,三是因为笔译可以促进口译。

这次调查也发现,补充专业知识对于学生择业和翻译的专业化颇有助益。尽管学生毕业后不像译训班时代那样去向单一,但就业领域还是比较集中,布置相关领域的阅读任务并非无的放矢。广泛学习常见领域的基础知识,有利于开拓学生视野,发掘学生兴趣,为学生择业、从事翻译工作和今后发展带来更多机遇。

这次调查除了得出上述直接结论外,对MTI教育也可能带来启发。一是MTI是否要分为口译方向和笔译方向。如果严格区分,可能导致一些学校口译方向不开设笔译课程,笔译方向不开口译课程,学生无法得到全面发展,无法满足社会的全方位需求。北外高翻的实践证明,只要老师提出要求,两者是可以兼顾的。因此建议MTI培养不区分方向;或者,即使区分方向,也要分别兼顾口译或笔译。

二是如何加强学生的专业知识。北外高翻深刻意识到知识对翻译的基础作用,因此,在两年的有限时间内,尽量要求学生学习一些将来可能用上的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我们向学生灌输“不懂就查”的理念,让学生毕业后能够自我发展,化解任何专业知识带来的困难。事实上,不少毕业生进入完全陌生的领域,例如无线电管理,但通过在翻译中不断学习,逐渐成长为该领域的专家。为解决知识问题,大多数学校的MTI课程都开设专业翻译课,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专业知识的不足,但仅凭几次练习,学生能学到多少专业知识,不得而知;是否通过翻译练习养成了查证的习惯,也不得而知。

然而,无论通过自学和调查研究学习专业知识,还是通过一些翻译材料学习专业知识,可能都无法教会学生最尖端、最复杂的科技和理念。毕业后去做人文社科经济类翻译还能应付,再复杂的领域,恐怕只能交给懂外语的相关专业人员来做,而这些人又没有接受过翻译培训。

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专业知识的问题,培养出能翻译最尖端科技和最新研究成果的译员,必须从顶层设计上解决问题。在笔者看来,翻译应当成为一个凌驾于所有学科“门类”(自然科学、农业科学、医药科学、工程与技术科学、人文与社会科学)之上的“超级门类”,在这个超级门类之下,再设立自然科学、人文社科等门类的翻译。目前将翻译归入人文社科之下某个一级学科的二级学科甚至是二级学科之下的一个方向,根本无法涵盖翻译所涉及的广阔领域。在文学或语言学之下谈“科技翻译”、“医学翻译”,逻辑上无法自圆其说。

如果设置这样一个超级门类是天方夜谭,不妨设置与现有各门类平行的“翻译学”门类,将其视为一个交叉门类,其下设置“自然科学翻译”、“人文社科翻译”等一级学科,将翻译研究和学习分散到各个学科门类。

在此框架下,翻译学作为学术研究的一个分支,既可以研究各个领域翻译的共性问题(翻译的原则、理念、方法、程序等),也可以把触角伸到任何领域。当前从任何角度进行的跨学科翻译研究,都会在这个框架中到找自己的位置。法律翻译、科技翻译等专门领域的研究,也不再有归类的尴尬。因为文学、语言学、甚至是社会科学的筐子都太小,无法容纳翻译包罗万象的内容。

鉴于翻译是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所以翻译教育应当以实践能力为主,不需要培养太多的翻译理论家。这就好比法律领域,一定数量的理论家是必要的,但更多的毕业生需要去从事法律实践。理论家的培养,可以依赖当前学术型的MA和翻译博士。

翻译的实践能力,包括语言、知识和技能三个方面。这三个方面的能力弱,不妨碍做翻译研究,但此类研究人员无法从事翻译实践。翻译实践能力的培养,必须围绕这三个方面展开。而这些能力的培养,可以放在教育的任何阶段,包括中学、大学(大专、本科、硕士、博士),只不过各阶段的侧重点不同。

在中学、专科学校,可以作为一种通识教育,结合外语教学进行,重点是翻译理念的培养和调查研究方法(所谓翻译“技能”)。学生通过力所能及的练习,学习正确的翻译理念,明白在不懂意思或不知道如何表达的情况下,如何思考、如何调查研究,而不是随意翻译或利用机器翻译。

在本科阶段可以开设翻译专业(BTI),注重语言、知识、技能的全面发展。除了通过翻译实践向学生传递翻译的基本原则、理念、方法、程序外,重点是语言(外文和中文)学习、文理各科的通识教育,利用四年的时间,使学生在三个方面得到长足发展。实际上,通过本科四年的翻译教育,学生就应该能够从事一般的翻译工作,不需要再读翻译研究生。

在本科阶段也可以面向全校各专业开设翻译选修课,通过一定数量的翻译实践(而非理论讲解),让同学掌握翻译的基本原则、理念、程序和方法。这样,学生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自然可以从事相关翻译工作。可以颁发翻译结业证书或双学位,为学生就业提供更多选择。

硕士阶段以专业硕士教育为主,学术型硕士为辅。专硕的生源必然以外语专业的学生为主,因为其他专业的学生中专业和英语都过硬的人“前程远大”,根本不会学翻译。偶尔碰到有专业背景、语言又好的人,只是“捡到宝”,不能作为学生的主要来源。如果降低外语要求招收其他专业的毕业生,两年时间很难补足学生在外语方面的短板。

专硕的培养专注于知识和技能,包括求知的态度。语言技能假定已经过关。但不排除继续巩固语言技能。在技能方面,仍然强调翻译的基本原则、理念、方法和程序,特别是求知的态度和服务意识。因为这些学生在本科不一定学过翻译。在专业知识方面,2年的时间有限,不可能比本科涉猎更广的领域,但可以在少数领域更加深入。不同学校可以根据本校的专业特色,为学生开设或让学生选修一定数量的专业课(经济、法律、财会等)。

可以不开或少开各种专业翻译课。各类翻译之间的共性远远大于个性。开设不同专业的翻译课,很可能重复讲解语言转换技巧,也学不到太多专业知识。如果要讲不同专业领域的特点,几个讲座就可能解决问题。实际上,具备了翻译的基本理念,学会了调查研究的方法,加上专业知识,即使不学专业翻译,也能做相关学科的文件。

硕士阶段仍然可以面向其他专业的学生开设翻译选修课,让外语能力强、对翻译感兴趣的学生了解基本的翻译原则、理念、程序和方法,今后可以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从事翻译工作。可以颁发结业证书或双学位,为学生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到了博士阶段,可以面向其他专业的博士生,开设翻译课,传授翻译的理念和方法。有了正确的理念和方法,这些人自然可以翻译本专业高精尖的资料。前提是这些人的外语真正过关。可以颁发翻译证学习书。这些年来讨论的专业翻译学博士(DTI),如果开设,可以专注于特定领域最高级别翻译人才的培养,面向有专业背景的硕士毕业生招生。博士论文可以是一部作品或学术论文的翻译。

以上是为翻译学科发展设想的一个整体框架。但实际上,无论在学科设置上是否将翻译上升为一个“超门类”或门类,都不改变翻译学科作为一个跨学科门类的事实。翻译实践人才的培养,也不会因为学科定位不合理而受到太大影响。如果不考虑学科设置的内在逻辑,仅从实践的角度,上述的所有建议都可以实施。

目前,MTI和BTI的教育如火如荼,各校培养出来的学生质量也参差不齐,还不能满足我国对外开放和“一带一路”建设的需要。如何加强学生在语言、知识、技能方面的能力,如何在BTI、MTI、DTI之间合理分层,都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作为总结,我们一方面改进现有的翻译教育内容,另一方面也可以另辟蹊径,把翻译作为通识教育,贯穿于教育的各个阶段,特别是在有专业背景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中间提供翻译教育课程,培养一批既懂专业,又乐于翻译工作的专家型译员。

本文借题发挥,根据对北外高翻学院毕业生的一次问卷调查,提出了译训班/高翻培养模式的一些可取之处,并提出笔者对翻译教育的一点见解,供翻译教育的有识之士参考。

【作者简介】:

李长栓,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副院长、教授;联合国兼职译员。从事翻译教学、口笔译实践、教材编写。

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号16信箱

邮编:100089

电话:13641197148

邮箱:lichangshuan@gmail.com

陈泽韬,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现为北京体育大学国际体育组织学院(外语系)教师,从事翻译教学、英语教学、口笔译实践。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信息路48号

邮编:100084

电话:18810083969

邮箱:ansonchan.bfsu@gmail.com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